昀息62149

坂本龙马×土方岁三【小甜饼】

幕末,高校论坛体,实名制论坛

南部留学生论坛

楼主【坂本龙马】:今天电车上看到了一个,怎么说呢,一见钟情的同性。一楼上图。应该是同校生。 俺在论坛问一问,有没有认识的?以及一般这种情况下怎么追啊?
一楼【坂本龙马】:图
二楼【桂小五郎】:是你同级的同学,土方岁三君。提醒你一句,性格不怎么样。不过是上一届男神票选的前几名,论坛上有他介绍,链接我私给你。
三楼【坂本龙马】:谢谢!
四楼【武市半平太】:可以买一些他喜欢的东西,或者这里不大买得到的东西啊,就像我和我的富子一样。
五楼【武市半平太】:挽
六楼【宫部鼎藏】:坂本前辈可以带土佐特产!
……
二十二楼【西乡隆盛】:不如带些你们家乡的清酒。
二十三楼【坂本龙马】:谢谢以上帮忙的大家!讨论暂时结束。
二十四楼【坂本龙马】:楼主回来了。土方君在学校的风纪处任职,想问一下明天要去帮忙俺应该穿啥?
二十五楼【桂小五郎】:建议穿的优雅正式一点吧。
二十六楼【高杉晋作】:楼上很空啊。。。。刚爬完楼。
二十七楼【西乡隆盛】:随意吧,表现自己就可以。
二十八楼【冈田以藏】:上回明明看见坂本君和一个叫龙什么的姑娘家在一起啊。。。
二十九楼【坂本龙马】:请不要歪楼。
……
三十五楼【冈田以藏】:刚刚去异人斩校园社团问了。建议穿有特色提现个性的衣服。
三十六楼【坂本龙马】:谢谢大家,马上去准备。 ……
八十一楼【井上闻多】:后面都是人家的讨论了。有点八卦啊,这楼结束了嘛。
八十二楼【高杉晋作】:什么啊另外一个男主是风纪部那个混蛋啊那群自以为是的家伙!
八十三楼【久坂玄瑞】:你也太迟钝了。这事松阴老师都知道了。
八十四楼【高杉晋作】:我今天看到他们一起在饭厅啊!
八十五楼【伊藤俊辅】:约出来了?
……
九十七楼【坂本龙马】:约出来了。我们有时候会一起写一写作业,有时候到附近去玩。
九十八楼【坂本龙马】:他几个朋友有点排斥。
九十九楼【武市半平太】:见亲友了?
一百楼【冈田以藏】:朋友排斥的话打一架解决吧,需要帮忙叫我!
一百零一楼【中冈慎太郎】:需要帮忙我也联系你,具体是叫新选组的校园乐队。
……
一百十三楼【西乡隆盛】:大久保君和我说他们吵起来了。他在是听小松君说的,小松君不知道是听谁说的。
一百十四楼【中村半次郎】:对,确切消息。
……
一百六十二楼【桂小五郎】:他们说要找风纪部的和新选组的人寻仇。这楼是炸了吧咋人这么多。
一百六十三楼【坂本龙马】:大家抱歉。我们的恋情可能要结束了。
一百六十四楼【坂本龙马】:这个楼我可能用不到了。谢谢大家。尤其慎太一直鼓励我,给我出主意。
……
一百九十一楼【坂本龙马】:还有人吗?我就想说一句,我们和好了,他主动和好的!
一百九十二楼【桂小五郎】:恭喜。
一百九十三楼【西乡隆盛】:请客吃饭吗?
一百九十三楼【冈田以藏】:我代表异人斩社团向你恭喜!
一百九十四楼【福泽谕吉】:恭喜。坂本君你的英语作业没有交。
一百九十五楼【黑田清隆】:具体恋爱情节听说学校大论坛已经开帖,主笔是那边的冲田,需要的私信我发链接。
……
两百二十一楼【后藤象二郎】【审核】:热帖已加精。
两百二十二楼【坂本龙马】:谢谢大家。我和他现在去他家乡东京日野玩!已经在路上啦!

     坂本龙马发完这一条消息,心满意足地关了手机,却发现旁边的土方很一反常态地也在上网。 “你在看什么啊?”
     土方闻言没有抬头,但狭长细挑的眼睛却狡猾地弯起,“在看一个有意思的连载故事, 一个傻瓜一边追别人一边实时报道在网上,结果最后和心上人吵架了。还好心上人善解人意,用别人的账号一直在看他的报道,看到他很真诚,就决定和好了。”
     坂本龙马觉得这是一个好故事,虽然他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箱馆之恋(三)

    接下来的日子让榎本武扬也好,还是其他人也好,都忙得难以置信。
    但是毫无疑问他的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充实。
    他在极西之地学习的时候,不仅仅了解了知识,更在某种程度上被--感染了,被一种文明有礼,对未来充满好奇的西方的风度,以及神赐给旧的维京王朝的与海共生的浪漫与冒险。
   他愿意相信这片陌生的土地上能够诞生一片陌生的国度,奇迹的国度,他们,他,同僚与军士,土方岁三,他们所有人,都将是这个奇迹的见证者。

     “虾夷共和国。”
     从一开始,他就想到了这个名字。
   海面之上诞生陆地。怪石嶙峋。风送来即将上岸的信息。
   虾夷到了。

     北部的冬天异常寒冷,这一点,无论是新政府君还是他们,都深表赞同。他们的外交开展得如火如荼,但是战事却不会再有多大的进展。
     榎本武扬这么想着,不知不觉得走到土方岁三的门口,下意识地扣了门后他走进去。男人正在里面整理东西,而且几乎是本能地在他进来是已经若无其事地把东西藏了起来。
    有意思。“女人的信?”他问着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像是有酱果子一样的酸味儿。
    对方摇头。“是一些,以前的东西和书信。和朋友间的一些往来。”
     “是不能看的东西?”
     “不。”土方笑了一下。但榎本武扬却觉得自己仿佛明白了点什么。
     “土方君的朋友,是不是……”
    “您想听吗?”土方岁三突然转头,他的眼睛里有些他读不懂的东西。不是锋利或者温柔,而是某种中和以后得感情,就好像北国凛冽深沉的海,但海底下另外有一个世界。
    武扬怔了一下。
   “好。”
对面那个话不多的男人用简洁的语言开始娓娓,或者说絮絮地道来一个他闻所未闻的故事。
   刀血歌哭。
   匆匆的爱恨,以及匆匆地消逝。
  
   天色越来越白,越来越金灿灿了。
   而对方讲得却越来越急。仿佛后面内容的沉重他不得不说,却也宁愿时间过得快一些。
   “……他们都是英雄。”他突然说。
  土方停住了。
  武扬着急慌忙地站起来,随便找了个理由起身告辞。可是他的思绪却依然沉浸在土方讲的那些事里。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了回头,窗边的男人正遥遥望向窗外不知名的远处。
   室内空气温暖。室外的细雪在空气流里溶解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
       武扬望向面前的人。“我必须要把故事早点讲完。”他的声音苍白而惨淡。
      对面却只是喝了一口酒,不解地回望。
      他转头避开探寻的目光。明治年间的灯火幽诡地在他面上跳动。
      为什么要早点说完呢。
     是因为无论当年土方,这个被称为鬼或朝敌的男人的事情也好,还是他对于那个人的感情也好,都是,不容于世的吧。

      @展封侯 完成假期前的更新。因为前段时间为了免签去冲绳回来又要补作业和休息orz.

  
  
  
  

箱馆之恋(二)



风高浪急。外面的黑夜里泛着浓雾。船侧的灯光摇曳隐绰。荒凉而遥远的北国就连星辰都黯淡无光。
“开阳丸”破浪一路前行。这艘建造之初世所罕见的战舰是榎本武扬于庆应二年下水的,当时那万人空巷的欢腾场景,连同后来在这艘舰上发生的事,都成为他此生难忘的过去。

那时的榎本武扬,正经过未休息的下属土方岁三的门。他微一犹豫,敲响了那扇门。门内的人警惕地询问后方才打开了。
室内的暖黄的光映衬在土方岁三的脸上。那样柔和的光束却不能融化男人眼底的那种清凉。那种清凉不同于夏日松风吹得人呼吸凉衣衫薄,也不同于此刻外头漆黑寒冷的夜风。
而是能让人泠然的,岁月雕琢刀光火淬的凌厉的疾风。门外的人一瞬间地恍惚后缓过神来,进了门。

而土方的眼神,也收敛了。他回神坐在和榎本对坐在桌子的两侧,甚至有一点腼腆的样子。那时候却又像是他们初遇的时候,那个露出笑颜的男子。

武扬没有什么话说。他是口才极佳的人,但明明看似同一国的人,却因为生长环境的绝对差异,而完全地无话可说起来。但是这种静谧温柔的感觉却让人,至少让他心中有了一丝丝隐秘的欢喜。

因此,打破了良久的沉默的人,竟然是土方岁三。
他似乎是对武扬前半生的经历十分感兴趣似的,打听起那些他在欧洲的见闻来。

夜晚悄无声息地过去。

其实越往北,时间是越快的,因为很难觉得。
无论春夏秋冬,一律寸草不生,山枯水荣。或许连水都少见,都干涸,无非是因为他们在海上而已。而海上提醒着流逝的时间的,只有新政府的动向消息与疯狂叫嚣,和越来越刺骨的寒风。

直到到达了,宫古湾的时候。
那一天天是晴朗的。这种感觉让人恍惚,因为这种大雾散去的清爽是很少见的,让人想把心头的一口浊气吐出来。榎本武扬负手站着,土方岁三在旁边静默着翻动这一带的地图,这是他的习惯。
“为什么要……看这一带的地形?”
土方顿了顿,侧头看向他。“因为我们迟早要回到这里。打回来。”
那是极其肯定的语气。
此刻天空逐渐地露出了点红色。就好像是女郎被心爱的人略略掀开裙摆,彤云就像奔流的血脉般微微涌动。这种场景让榎本武扬有些恍惚,即便是过去几个月的夜里狂风巨浪,天空和大海丝丝入扣颠簸船只,都没有让他觉得此刻,这片海上,这周围的空气里充满了这样的力量。
声音仿佛不是自己的,“你有信心,一定能回来?为什么?”
这个问题让对方沉吟了一瞬间。然后,土方的脸上突然绽开一个笑容,然后轻声地、又坚定地说了什么。
阳光在他身后炸裂开来。艳丽的光芒给天空批了一层纱,云朵卷曲着迁徙,然后次第溶解在空中。
他说:“我相信,一定会的。”
仿佛心脏被人开心地吹出晶莹泡沫,海水碧蓝如同宝石。
榎本武扬突然觉得,再怎么纠结于过去,踯躅于未来。
也不去汲汲于彼此,歌颂着当下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所以你们是这么认识的?”
“……对。”
“后来呢?”
“后来嘛……”

今天的会津驻地也很好看